Header

2021-01-03 04:56

“我们是边建设边引团队。从今年4月到现在,已经有十个创业项目投入运营。”众创空间负责人、福安市青年创业协会会长陈清说。

“鸡引进来十多天的时候,我就在地里找到鸡蛋了,当时真是激动!”21岁的陈家乐是占西村人,原本在泉州念大学。今年7月,带着创业梦想,也为了给家庭分担负担,他办了休学手续,回乡加入了众创空间。

原来,作为福安市青创协会会长,陈清时常遇到创业青年、农民工上门拜访。“他们一部分原本在外经商,由于经济大环境不好,想要回来;还有一部分在外地打工返乡的,回来之后却发现,他们已经没有农业技能,也没有了土地,想回农村回不来。”他说,如果这部分人留在县城没有工作,可能成为不稳定因素。但如果引导得好,带他们回农村创业,则是社会正能量。

“我们得让这十个项目尽快发展起来、赚到钱。因为许多村民,我们跟他讲养鸡赚钱、稻鸭共养赚钱,他们不一定跟进。但我们成功培育几户出来,就有带动作用。”陈清说,他还想带动整村创业,让村子有支柱产业,让外出的乡亲回来发展,“如果一个月能赚三四千元,村里人就不会愿意背井离乡。回来了,村情村貌就改变了”。

人和项目有了,选在哪个村呢?陈清想到了自己的家乡占西坑:这里几乎与世隔绝,生态环境好。以前,村里连肥料、农药都难运进来,村民至今种菜、养殖都是用原生态方式。这样的村子,反倒能帮助农产品打品牌,客户一听是这里生产的农产品,自然相信是“土”的。

但就在这样一个众创空间里,十个精选出的农村创业项目已在运营之中。空间带来了创业者、返乡青年,改变了抛荒的田地,也点燃了“空壳村”里聚集人气、再造乡村的梦想。

村里200亩的稻鸭生态米,则是村中农户在种养。村里成立了占西坑生态水稻合作社,加入到众创空间。原本一亩水稻收入1000多元,现在可收入2000多元,加上养鸭子的收入,每亩可增收3000多元。

陈清介绍,他找来一辆报废汽车,再购置些投影仪、音箱,准备开设一个汽车ktv,也可以当汽车电影院,对全村开放。

村里不通网络,为农产品线上营销带来困难。“我们的营销团队只好放在福安县城,信息上会有时间差,对库存情况了解不及时。而且,在这里创业的年轻人,需要网络娱乐生活。”陈清说,他曾到相关单位咨询网络专线,但拉网线进村需要花费一二十万元,而且用户要达到30户,长期用户要有15户。这在村里,现在很难达到要求。

村民王锦荣,独创树上养蜂。比起在平地上养蜂,架在树上养出的蜂蜜虫害少、更卫生、纯度高。他原本由于患病,不能高强度劳动,曾是个贫困户。目前他在占西坑养了100多个蜂箱,还带动村里2个贫困户跟着他养蜂。他的蜂蜜,一斤可以卖到200元。客人想买,还得提前预订。

目前,这个乡村里的众创空间渐渐得到了各界关注和帮助。福安市人社部门为众创空间在职业技能培训上,提供每个指标350元的补贴;林业部门则帮助农产品包装和推广。此外,省内高校也前来调研、观察,提供培训支持及相关建议。

另一方面,占西坑是个名副其实的“空壳村”。今年初,原本300人的村子只剩18人,土地大部分抛荒。“我是这个自然村的人。村子要发展,肯定要留得住人,但如果没有产业带动,美丽乡村做得再漂亮,人也回不来。我在想,通过创业带动与农村精准扶贫相结合,做一些尝试。”陈清说。

按照近期规划,这些农业项目发展一定阶段,将与乡村旅游结合。但进村道路却影响着这一发展方向。目前,进村只有一条3公里的泥土机耕路,一到雨天,车就进不来,一年维护费用在3万元左右。“接下去要把客户、游客引进来体验参观,而且我们的合作平台上已经有很多粉丝表达了来参观的意愿,但考虑到交通问题,我们不敢让他们来。”陈清说,他还希望众创空间里的创业者,能像一些大学生创业园一样,能获得一些生活补助。

在项目库里,他选择了较易上手的虫草土鸡,共养了600只,由陈清提供成品鸡苗,鸡蛋和鸡由众创空间统一收购后销售,收购时抵扣鸡苗成本。他的土鸡在竹林里散养,以黄粉虫、野草和五谷杂粮配比饲养,这样的养殖方式,生产的鸡蛋更适合儿童、孕妇和心脑血管疾病患者食用。

销售难,是农村创业最大的瓶颈,众创空间为创业者“扛”起了这一风险。入驻后,创业者与众创空间签订协议,众创空间提供种苗,并承诺以保护价收购成品,种苗款在收购成品时抵扣。而在销售上,众创空间有众多渠道。由福安市青创协会建立的青创商城平台,每月线上销售额有500多万元;在线下,协会在福州、福安、厦门拥有实体店13家,代理商达600多个。

返乡农民工王立钱种植了100多亩原生态朝天椒。不过他的营销模式可不是只卖辣椒,他以传统技艺制作辣椒油,通过青创商城,吸引会员跋山涉水来体验式制作,还限量供应,在打好品牌的同时,解决销售问题;22岁的郑金凤从成都回来,针对空白市场,在村里养起了白鹭鸭;此外,村里还散养了鸽子800多对,种植了黄金地瓜150亩。占西坑原本荒芜的田地、山林,现在一片生机勃勃。

由于村里平地较少,占西坑乡村众创空间位于一幢骑跨在山涧上的小楼里,共244平方米。一楼是创业青年的生活区,二楼是74平方米的展示会客厅和70平方米的培训室。记者到来时,这里还在装修,工人正给会客厅挂上十个创业项目的介绍。

“现在,这600只鸡,一天产30多斤的鸡蛋。”陈家乐说,他每天早上都六点多起床,喂鸡、捡鸡蛋、做卫生,也有足够的时间照顾爷爷奶奶了。目前,一只鸡成本35元,收购价70元,这600只鸡就可赚两万多元,鸡蛋则以60元30枚收购走。最近,他还注册了福安市家家乐生态农业公司,准备给自己的鸡和鸡蛋打品牌。

今年初,他以每亩每年160元的价格,流转了村里及周边的700多亩抛荒土地,免费提供给创业者作为项目用地。4月,他又投资了30多万元,建设众创空间的两层小楼。按照规划,众创空间先落地项目,再整合创业培训,服务对象是返乡的创业者、大学生、农村村主干和基层的党员。

这些从城里来的年轻创业者,留得住吗?“现在,村里也热闹起来了。我们众创空间里有十来个年轻人,大家一起聊天喝茶,不会无聊。”陈家乐说。

占西坑乡村众创空间,位于福安市上白石镇里垄坑村占西坑自然村。这个山村离福安市区将近40公里,进村未通水泥路。

在农村创业,不缺好项目。福安市青创协会有一个创业项目库,项目库中有70多个精选而出的创业项目储备,其中适合农村发展的有三四十个。“我们从2011年开始做创业培训,培训了3000多名创业青年,这些项目都是他们亲身实践出来的,有的他们正在做,市场还未饱和,规模还在扩大,这些都是青年可以创业的好项目。”陈清说。

“对创业者入驻,我们有一定的选择标准,先要进行培训和调查,由包括行业专家、会计师、市场专家、风险控制专家的5名以上创业导师评审,通过才能入驻。”陈清介绍,针对返乡青年无农业技能,众创空间定期进行创业培训,导师保姆式陪伴。